Mayaw,東河興昌Amis,國中畢業後上鮪釣船作業,海上工作三年後回到陸上,目前在出魚班。



2008-3-26-
宏榮冷凍3F

訪談:昱瑞       攝影:阿修、小辛

再訪談前大家因為聽說阿伊老家是東河興昌,就聊了一下那兒的東河肉包("吃"好像真的在台灣很重要似的)


當初怎麼開始接觸漁港的?

當時國中畢業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啊,就有人,有個船公司帶著船長到鄉下找船員,那些人探聽之下知道那裡有個人跑過船的,跑過那種鮪釣船的,就直接找那個人了,那個人也有意思要重新再跑一次,我又國中畢業,不知道要做什麼,好吧!就跟著你走好了,就這樣子,就跟漁港認識結緣了!

你們有吃過那邊的肉包喔?其實也沒什麼,主要就是整個海岸線因為我們東河鄉就是,以前那條路還沒有,那是新開的一條路!以前是經過他們村莊嘛,從村莊中間經過,剛好就在公車站,就在公車站,人家上下車肚子餓了還是學生什麼,早餐啊,固定都在那邊吃,現在那些人都長大了,都在外地,都會想起以前那個肉包也滿好吃的,就漸漸的出名了!


小時候常去那地方嗎?

去那個村莊喔,去那邊買喔,除非是我阿嬤帶我去那邊看病,才有辦法吃到那個東西。

那邊有一個診所啦,那醫師也不錯,滿不錯的,他肯用好的藥給我們吃啊,生了病還是怎樣子恢復的也比較快,肉包,其實那家店以前是好小好小一間,他們一天也賣不出多少,只是算奢侈品啦,那種東西啦,能夠吃到的機會真的很少。

接著就跟著他們走了啊,最初,我們是去千里達接了那艘船,去了那個國家之後,在那邊待了差不多一個月整修嘛,所有事都弄好了,我們就出港,一出港差不多半年進港一次啊,進進出出,進港出港差不多幾趟啊?二、四、五趟,五趟,每一趟都半年,這樣子啊,再加上你在港內的時間,維修啊補給這一些時間,差不多就要三年了。


好啦!先別聊肉包了!之前聽你說是先搭飛機到國外上船?

對!就是去接那一艘船,坐飛機喔?記得那時候好像是十月份吧,做了飛機就這樣子走了,外國的月亮特別圓耶!因為在高空嘛!看得好清楚,年紀輕什麼都不懂,就這樣子,就坐了飛機,一下了飛機,坐飛機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下了飛機也不知道,看都是外國人,這是幹嘛?沒什麼啦,反正我就是來工作的,就抱著那份心來,也沒有想太多。

船上 ,到了船上接著馬上就被船上裡面的幹部打了,那時候是怎樣,我們是機艙的幾個,不知道怎麼做啊,因為都是新手嘛,要做什麼工作我們都不知道,就是都先躲,躲到船頂,最上層的夾板,然後大副看到我們幾個在那邊講話聊天啊,大副就衝上去了,沒有說一句話就打了我們,就這樣子,就要讓我們緊張就對了,然後我們就知道要怎麼服從他們,反正他們就是先下馬威,之後就叫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就這樣子補給,就出港了,出港了,也是很新鮮的事情,很新鮮的工作,從來沒有看過船上作業是怎麼做,就這樣子教我們啊,一步一步這樣子,兩天三天之後,所有程序都熟悉了,一切也都習慣了!


第一次搭飛機是去哪個國家?

千里達,從台灣就直飛到美國,那應該是,我也不知道那一個地方,是一個大城市吧,然後在轉一次飛機到千里達,我們轉了兩次飛機,就這樣子,在海中每天就是,第一次作業第一次下鉤的時候,清晨四點吧!四點準時下鉤,就這樣子一直做做到七點八點,這過程有分作兩班,做兩班在輪,上半局跟下半局這樣子,卸完差不多是吃中餐了,差不多九點吃飽就開始起鉤了。

然後再開始作業一直做到傍晚六點七點,吃飯,那個是晚餐,在繼續做做到十二點一點兩點,風浪大的時候就做到更晚,做到四點甚至五點也都有,我們也都沒有睡眠時間啊,又要下鉤了,輪到哪一班先,就直接作業!直接下鉤,下到一半的時候,換人換另外一組,另外一班的人在去接他們,讓他們在去休息,這段時間差不多四點開使下鉤到早上八點,差不多睡四五個小時的工作時間,差不多四個小時啦,四個小時,起鉤時間更長,有時候海面上天氣好很好作業,風浪一大的時候就像電視看到的那個什麼,那個浪隨時都會打上來啊,不知道從哪裡打上來啊,當海浪打下來的時候你就在甲板游泳了,有時候甚至,曾經我有一次就是被浪打到水門,差一點點就跟著水流出去了,那流出去了不得了耶,那有時候船在行進當中,當船在回頭找你的時候,已經找不到人了,很多,我們村莊以前也是,不是那種船,以前圍網船的也有,拖網船的也有,很多人失蹤就是這樣失蹤的!我們村莊有一個人就是這樣,更離奇的是他最後是在菲律賓找到,還活著耶!那是我媽他們講的,很早以前的事情,那時候我們還小,原住民都是這樣,以前都要跑船啊!



工作的制度是?

我們這個一簽約就是兩年半啊,就完完全全在國外兩年半啊,超過了兩年半,船長說我們還可在出一趟海,半年,就再延期就是了,差二十幾天滿三年,就這樣子。


所以這三年都沒有回台灣?

沒有!想回來你要自己花錢買機票啊!這樣子啊,到時候公司分紅的時候又跟人家差好多了,通常都是沒賺到錢啦。公司很多理由,你沒有抓到魚啊,我們目前的經費就是這樣子啊,扣掉我們的經費我們每一個人只能分這一些而已,大概就是這樣啊,做船員本來就沒有什麼錢啊,頂多就是領一個安家費嘛,安家費一萬,然後三年開始總結算,大家每一個船員可以分多少,這樣子,那時候來公司算帳我沒有過去算帳,我媽他們過去算的,三年才二十一萬,真的好後悔跑船,浪費了三年時間,當時如果留在陸地上,隨隨便便做,少說一年也有個五、六十萬吧!做粗工一點,重一點的工作都有這些行情啊,你看三年才領個二十幾萬,另外船長還有貼補我五萬,我媽講的,錢我是沒有看到!

我們村莊裡面的小孩都這樣啦,除非你環境好的時候,父母親會繼續讓你去讀書啊,當時我國中老師也跟我說不要去跑船,還特地來我家作家庭訪問,沒辦法,不是說父母親不讓我們讀書,我們也是有能力可以半工半讀,只是想到家裡面還有弟弟妹妹,還要讀書啊!日子那麼苦替父母親減輕一點,替他們分擔一些,就這樣子啊!


 


你有想過為何AMIS去跑船的人最多?

這應該算傳統了,因為以前村莊裡面的小孩出來外地工作,說實在真的也不知道要做什麼,一些老一輩子的人也都這樣跑船啊,以前跑船都是近洋的嘛!以前的船都小,要去跑遠洋不大可能,最長三個月而已,馬上可以回來和家人團聚,一兩個禮拜啊,在繼續出港這樣子,就是因為他們都這樣子做,我們比較後輩也都是跟著他們這樣走,好多啊,像健義他們,阿全他們的父親,還是他們本身的哥哥他們都是這樣子跑船的,一直到說如果你有朋友有工作,才會留在陸地上,或是成家了,他們才會留在陸地上。

我父親本身也是跑過船,也是跑遠洋漁船,怎麼講,過去很多都是老船吧,很多問題,技術也沒辦法到那裡,俥子主機出問題,他們就不知道怎麼處理了,做到一半還要請拖船把它拖回去,這些錢都是屬於自己的經費,如果算帳的時候就沒有紅利可以收,就只有安家費而已,公司給你一艘船,就是要你好好的去賺錢,錢賺了,公司佔了多少,先把他們的那一部份收回去,剩餘的就是我們所有船員的,可是還要扣掉我們這幾年一些經費,油錢啊這一類啊,器材啊這些東西啊,扣掉我們才開始分啊,看船長多少,船員多少,照比例這樣子發啊,發那些錢,算一算也是被壓榨啦,當然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就隨著船公司這樣子啊,甚至有時候聽他們講,回來都沒有錢可以拿耶,有時候海中發生一些事情,你如果空船回來,你看這幾乎沒有錢可以拿了,反而還會倒欠公司,因為有些人出港前會借資嘛,跟公司借個一、二十萬啊,你現在分紅沒有那些錢,你要想辦法拿錢給他們,不然就被他們扣住了,你的船員證啦,護照啊都被扣住啊,扣住當公司要你出來跑的時候你就要出來跑啊,如果你不想跑,那你只有拿錢出來贖人,就是這樣子,以前大概都是這樣子,就是這樣黑啊!


現在呢?是不是比較不黑了?

現在就是有個保障待遇保證待遇嘛,像我們那艘就是一萬塊這樣子,每個月每個月一萬塊給你,寄到你家也好,還是寄到你的戶頭也好,時間到了沒有賺到錢,至少還有一個安家費!


國中畢業後就去跑船心理感受如何?

那時候離開台灣,也沒什麼啊,就是一切都很新鮮啊,聽一些前輩在講說海上怎樣怎樣,想想也是滿刺激的啦,就他們會講一些國外進港時的一些夜生活,他們的夜生活,其實船員一進港也都是喝酒而已啦,他們沒有什麼,在外國我們也不曉得要去哪裡玩,一進港也都是在裡面工作,在維修船啊,做補給啊這樣子啊,其實進港就只有一天假給我們而已,只屬於我們個人生活用品去補給,買一些餅乾啦、飲料啦這些東西,其餘的時間都是出魚!進港要卸魚嘛,船員自己卸啊,還有一些油漆啊,船上的工作,再來補給魚餌這些工作,都一樣啦,差不多啦,在海上,一進港都沒什麼自由,通通都是在工作啦,但是反倒是在海上還比較好,一天過一天啊,你在進港工作更多啊,做不完的,你要磨鐵鏽,還要出魚,一出魚就出了三天,出完魚還要洗艙加油,補給餌料這些東西啊,這些是從早上八點做做到下午五六點,七點都還在做啊,像我在機艙裡面,那個做的更晚了,做到十點都有,因為船也是要趕著出港,船進港船公司還是希望能早早出港,船一進港沒有錢可以賺啊,你船一出港才會去作業抓魚啊,才有錢賺啊,船公司都這樣子。


當時你在船上負責的工作是?

主要白天,我那工作是十項全能,還要當班看船,前方有沒有船,又要準備餌料給他們做,有人要小便啊幹嘛,要幫忙接替他們,大副在那邊下餌料,他們講的專業術語「抓流腳」就是在那邊下餌,他如果要幹嘛幹嘛我要去接替他,「接滾」的要幹嘛幹嘛我就要去接替他們,我就是屬於後備的,要十項全能,又要是綁捆,送捆,做完這一頓,就要去做後備,有狀況我們就要去處裡,就這樣子,天氣好一切作業都很順,漁獲多的時候也是滿累的,漁獲多的時候這個魚都會纏住你的主繩啊,纏住你的主繩我們要排除啊,沒有魚大家都很輕鬆啊,一個個站在甲板上打瞌睡,我們一天只有睡四個小時而已啊,平均起來好像不到四個小時,扣掉盥洗時間,一天都睡差不多四個小時,從四點開始下鉤,五點好了,就這樣子到凌晨兩點三點,抓不到魚就比較輕鬆嘛,有時候十二點就作完了,天氣不好的時候,甚至還會超過下鉤的時間到四點,就這樣子。


在跑船經驗中有去過哪些地方?

我們那個有固定的基地啦,千里達跟開普敦,南非開普敦,多半是去開普敦,有一次船長騙我們說不要去開普敦,我們去聖馬丁,聖馬丁是在哪一個國家?西班牙嗎還是哪裡啊?那邊有好多天體營啦,那裡有好多地方可以玩,那邊也華人比較多,說要去那裡,結果船開著開著不對啊,怎麼太陽在這裡,一些老船員他們馬上就知道了,不對啊,結果跑到駕駛台一看,我們的航向是一直往開普頓的,就大概這兩個地方啦,我們這三年都是這樣,有時候想說會去跑船也都是聽那些老船員在講,說可以去好多國家啊,可以闖進去人家的小島啦,那是以前啦,現在是不可能了,現在人家都有軍艦了,那些落後國家以前沒有什麼軍艦,現在科技那麼發達,那些國家都有這些東西了,沒有那麼好矇好混了在那邊。


在船上有沒有記憶深刻的經驗?

大概就是跟大海搏命啊!有一次我們就在下鉤嘛,我那一天是接第一班,我準備下第一個接受器發報器,他發送一些訊息讓船知道我的東西在那裡,那一個少說二三十公斤吧,滿重的,就從駕駛台旁邊抱著它,準備要丟的時候,要方向弄好之後才丟啊,一波浪就打上來,因為船在那邊移動嘛,在那邊轉彎嘛,浪本來是從正面打的,他這邊一移動,一轉向之後,那個浪開始左轉或是右轉,那個浪就往我這邊打,一打就從駕駛台打到船尾去了,那一波浪還不小,差一點點就跟著浪流出去船外了,那時候我真的緊張了,那時候真的緊張了,好家在,真的沒有掉下去。
刺激的就這些啦,難忘的就只有這些故事而已,被浪打,以前我們作業就是團體生活嘛,天氣不好的時候印象就會很深啦,是誰被浪打到啦,是誰工作意外受傷,意外受傷多半都是天氣不好,就像我們電視看到的那些這樣子,真的沒有辦法避免的,有時候一波浪就把你打倒撞牆壁,曾經我也是被浪打,整個人屁股都陷在那個水溝那裡,都爬不起來,兩層樓高,比我們一般的民房,比我們這倉庫還要高,遠遠的就看到那波浪要過來了,人就開始要躲啊,躲到可以有地方抓的地方啊,抱著柱子啊,就是這樣子啊!天氣好的時候真的熱啊,那是在中區作業啊,天氣比較熱,整個海面就像鏡子一樣,沒有水紋,沒有一點浪,就這樣子,就跟鏡子平平的,那個時候就最危險了,那意思是說那一帶比較熱,那一熱的話,熱空氣上昇,馬上就有風進來,差不多三個小時,四個小時,不用半天,開始變天了,開始狂風巨浪了,曾經還有下冰刨,第一次看到冰刨還很新奇呢,好大顆喔,我們在那邊撿那些冰刨丟人,真的好大顆喔!
在海中就是無聊,算可憐啦,每天過著這樣的生活,我們都會了啊,甚至,五六個人在那邊做就好,其他的人在那邊打瞌睡的打瞌睡,聊天的聊天,無聊的就接替那個冷凍廠的去殺魚,在那邊玩,比賽,看誰殺得快,看誰殺得多,看誰的刀法利落這樣子,甚至有時候釣一尾鯊魚來,這個我們都丟掉嘛,我們只有撿那個鯊魚翅,以前就是這樣子嘛,現在都有用了,都有收了,因為抓不到魚,以前魚太多都會丟掉,拿一些沙西米刀啊,跟那個鯊魚在那邊砍啦,跟它搏鬥,我村莊那個朋友就是跟著鯊魚這樣玩,鯊魚它的脊椎已經砍斷了嘛,可是它還是會動啊,一轉身,就咬到他的腳,那雨鞋都破掉了,好利喔,鯊魚的牙齒,曾經他也是被魟魚刺到,那個手腫的像我們那個饅頭一樣,那麼腫。(待續......)

 

創作者介紹

冰点 Freezing Point

freez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