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w

在海上無聊會想什麼嗎?


這個時候最讓人難過,黃昏啊,都會想起在家裡,以前媽媽在那邊煮飯菜了,等一下就要吃飯了,就會想到家裡!

剛開始要作業,一天的開始啦,一天的開始就是這樣手痛啦,就是手好痛,因為不知道怎麼回事,畢竟每天都是靠著我們的雙手泡海水,抓那粗繩,都會痛,過了那段時間就比較不會了,可是你受傷了還是一樣,因為受一點傷的話那海水會咬啊,它不容易好,手痛,過了一段時間適應了忘了那些痛,就很好過了,一天下來就是等吃晚餐,表示已經一半了,作業做到一半了,剩下下半段了,下半段過了,我是休息班,就可以睡久一點,睡四個小時五個小時,甚至我們以前還沒辦法睡,都沒睡,曾經我們七天都沒睡,我們魚是一層一層打上去嘛,我們那一間就是專門外銷日本的的那個超低溫的「黑甕串(黑鮪魚)」那一間,滿大間的,就這麼寬,你數量沒有到那邊,它總是有兩三隻在上面啊,那個都是已經凍結好的東西了,很硬,就這樣船在搖啊搖,撞到壁又撞回來,結果把那冷凍管撞破了,氨氣外洩啊,大俥發現到儀表怎麼這樣子,不對勁啊,有異常的現象,結果把門一打開,裡面真的氨氣外洩了,就開始搶救啊,聽說貴的魚一隻要八十萬,聽他們講是這樣子啊,差不多一百公斤的要八十萬,我那時候一聽就高興啊,一隻八十萬,那我這三年就賺了不少錢了耶,分一隻給我就好了,八十萬,真好!這個好!結果在那邊拼命的去搶救這些東西,七天沒有睡覺,沒休息,接著就是做那個,你不馬上處理會變黃,這個氨氣的東西弄到魚它會變黃,一定要弄好啊,才有那個行情,才有那價錢啊。

有一次工作意外,我自己本身在那邊拉魚,拉到後面的人幫我收那繩子,魚還沒上來就幫我收那些繩子,結果忽然那個魚就凶性大發,硬拉,我們自己也硬拉的話沒辦法,會扯斷掉,會脫鉤啊,就放放放,結果一放它好快的速度,後面的繩子一跎在那邊,纏到我的手,整個玻璃是把我的手割傷了,都可以看到骨頭,痛!那時候不會痛,受傷不會痛,第二天就痛了,因為它是新的傷口,當你碰到海水,那沒有休息耶,還是叫你作業,那個都沒有病假的,沒有病號!

印象中有哪個海比較漂亮?

海,一樣啦!都一樣啊!早上睡眼惺忪這樣子,要開始作業了,不管是你在下鉤還是起鉤,昨天就是這樣,今天也是這樣,明天還是一樣!甚至都看不到雲耶,好到這樣,天氣好到這樣,天氣壞的時候不要說看到星星啦,就連船都看不到,那一區大概已經所有船都跑掉了,去避這個暴風啦,像我們那船長就很厲害啊,這個地方天氣已經那麼糟了,我們船長還是執意在那邊作業,又冷啊,說實在又想睡啦,還好因為風浪大你不能不戰戰兢兢啊,睡眠也都忘記了,浪,就算你在那邊打瞌睡,一波浪就把你淋溼了,又醒了,就這樣子,甚至沒辦法,就是搶著工作就是,明明現在是換你在做,我是在那邊做後備,你先休息我來做好了,因為我要睡覺,我來接替你,那老船員就說好啊,來啊,來啊,天氣糟的時候,年輕人就會說我們處理就好,好玩啊,很刺激啊,看著那個浪又打過來啊,看是要怎麼處置啊,很好玩啊,一波浪打上來,所有人都全倒,自己沒有倒就哈哈大笑,危險啊,也是在那邊苦中作樂!

跑船對你人生有何改變?

跑船喔!它只有告訴我們原住民什麼,如果你真的要去跑船的話,你真的要作到船長,做到大副這些重要幹部,才會有錢,一輩子像好多啊,以前一輩子在跑船,最後還是一樣落到一個人單身或是老婆跑了,什麼也都沒有,好多啊!我們村莊以前好多都是這樣子,滿可憐的,跑船的人除非說你當了船長,當了一些什麼,你有存了一點積蓄才有,甚至有些當了船長,老婆拿了錢就跑了也有。

跑船給我的教訓是什麼,要多讀書啊,多讀書啊,跑船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為了生活,那時候想到後悔,但後悔也沒有辦法,都已經上了船了也沒有辦法了,這三年給我的教訓就是犧牲了這三年的時間了,如果我在路上半工半讀,也許現在我有更好的成就吧!

那時候要回來的心情是?

又是新的開始,又不知道要如何,又不知道要怎麼辦啊,還好那時候回來就是要當兵嘛,曾經船長拿了一疊鈔票,一比十嘛,當地錢一百塊,我們台灣就一千塊,都是百圓鈔喔,這麼厚這麼高喔,拿給我說叫我留下來,船長還特別講說他要回去台灣,動那個鼻竇炎的手術,他就叫我在這邊留著,一趟海,下一趟海他就來了,船長就是有人替代嘛,就是我們那個漁撈長,替代那個船長的職務,他說他要先回來台灣開刀,我想說要當兵了啊,如果在延的話一簽又是三年,什麼時候才回去,如果要跑的話也是先回去在回來嘛,我就沒有收那一份錢了,接著船長拿給我同村莊的朋友硬塞給我,我還是沒有收,他叫我留下來,像我們那一梯的,去接那一艘船的好多個留下來啊,留營,一留營,結果也沒有三年就跑回來了,說你從公司分多少啊?沒有!就只有安家費,因為你算帳時間還沒有到嘛,就算算帳公司也是隨便敷衍你,抓不好沒有錢,就這樣。

當時怎麼回來的?

也是進開普敦嘛!就有一批新的船員,那批新的還沒有來,所有的工作卸魚卸完了,所有的程序,關機了,船關起來,大俥也回去了,沒有人看機器啊,就把東西丟給保全,當地的軍人啊,我們就坐遊覽車進機場,就這樣子回來台灣了!聽他們說是坐船回來比較好玩啦!因為船要回來你可能在哪裡卸那個魚啊,又可以去當地的國家又再玩,沒辦法啊,像我們都是坐飛機啊,坐飛機也花了不少錢耶,也是屬於自己的花費,個人的錢耶,因為那個是我們的經費,要扣掉,所以都沒什麼錢,一趟飛機從台灣直飛美國,當時少說也要花個幾萬吧,我不知道啦,應該也不少錢,當完兵後就朋友介紹啊,來漁港做好了,就來漁港做。

平常沒工作時呢?

都是去枋山這裡,林邊啦,剪海瓜子之類的我們都做過都玩過,帶一些炊具啊,抓什麼吃什麼啊,就煮那一些東西,一天又過了,有調適過了,就算是那一天很累,可是第二天上班又不一樣了,心情又不同了,有調適過了嘛,不在忙於工作,在那邊在海上也是滿好玩的,潛水滿好的,水底下的世界滿漂亮的,畢竟以前是在台東啊,靠海,很喜歡上山下海!

 

印象中有覺得高雄哪裡不錯?

沒有耶,我還是喜歡台東,還是覺得台東比較自然,台東比較純樸,台東比較就是那個鄉下的感覺啦,就喜歡這樣子啊,在這裡你就是外地就是賺錢啦,甚至我們有時候沒有輪休每天來上班,都想要休息放個長假,放長假我們就想說啊回去台東好了,想到我們要回去台東,以前我們就請兩天假,就回去台東了,那時後我阿嬷還在,想要回去台東,就一個禮拜回去三天,那時候我阿嬤病了,租車子就回去了,就出發回去台東,一天或兩天這樣子,回來高雄也是上班啊。

還有回去參加祭典嗎?

豐年祭這類的喔,沒有耶!我們村莊可以說不太團結啦,都忙著賺錢啦,以前是有,我們村莊豐年祭每年都有在辦啊,自從人口外流太嚴重了,有時候村莊他們要辦活動啦,他們都不回來,還是選擇上班啦,因為豐年祭,你現在已經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穩定的工作,你跟老闆請個三天還是兩天回去台東,老闆怎麼辦?就沒辦法請假啊,就是這樣子啊,我們村莊的人不會說像阿麟他們,村莊有什麼活動就請假,不管是什麼理由都說出來了,我阿公阿嬤怎麼樣了都講出來了,他們都回去了,我那邊的不會啊,就除了過年清明,我們村莊的人大半都會回來,沒有碰到清明或過年,是沒有在回去的,有時候辦豐年祭,也沒有看到幾個人回來啊,就漸漸的就沒有在辦了嘛,這幾年又回來了,是跟別的村莊聯合在辦!

你對這有何感觸?

以前小時候也不怎麼熱衷這個,因為豐年祭……很不喜歡原住民喝酒,太多原住民就是因為喝酒喝到肝壞掉,酒精中毒,像我父親也是出了名的酒鬼,村莊裡面的酒鬼,我很反對,我喝酒當兵退伍兩年,第二年我才開始喝酒,才開始抽煙,因為以前我不喜歡喝酒,沒辦法,長大以後漸漸懂事,原來也有他們的困難在那裡,原來也有他們的理由,現在也是跟他們一樣喝啊!

當完兵之後你有做過哪些工作?

那時候第一次離開高雄漁港,前鎮漁港,去做鋼骨結構,起先一些工程都做完了,不知道要做什麼,所有工程都做完了,就等老闆啊,不然就認識人啊,帶你去啊,不然就去那邊做好了,我們就去做那一個,做好像沒多久我就覺得薪資太低了,老闆打給我的薪水太低了,一天兩千塊不少了,但一天要做好久,如果你說每天都出來做,禮拜天再休息的話一個月也有四五萬塊在那邊耶,但沒有啊!當時主要就是大樓啊,不然就是廠房,屬於鐵這一類的廠房這些,大型的,就是吊車吊著你的橫樑啊,鋼骨組接啊,這樣子,滿危險的,曾經就是因為下雨天剛下完雨嘛,那些都已經上過漆了,特別滑,它的面很光滑,一個抓不好差點摔下來,從那時候我就有那心裡想不要再做這個了,結果剛講不到半年,我另外那一位同事就真的摔下來了,那也是我一個親戚啊,摔死了,在大樹還是哪裡,就曾經跟他講我們不要再做這個了,太危險了,他也沒辦法,不知道要做什麼。

像八十五樓那個我弟弟也做過,因為他在裡面接電線吧,聽說他有看到有人摔死,那一天啊,就是去拉那個板車啊,拉不動啊,結果被板車拉出去了,連人就這樣帶出去了,摔死了!

做這個比較有錢啊,一天兩千塊,就是冒著自己的生命危險,就這樣摔下來了,所以之後又回來漁港嘛,又聽到哪裡做捷運,錢不錯,滿多的,結果跟著人家去台北做捷運啊,結果奇怪了,怎麼跟我們那個工頭講的不太一樣,好做的就是給那些人做,不好做的都是給我們做,那時候台北又常下雨,這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嘛,溼答答的,結果又離開台北了,跑去基隆釘板模,釘板模釘一釘,家裡面父母親說還是回來漁港,回來高雄好了,看不到人啊,又回來,又回來漁港又重新拿鉤子了,很多啦,像阿麟啦,像我們這幾個原住民啊,也是換過不少工作啊,不要說離開這裡的也有不少,最後還是回來,因為現在沒有像以前那麼好賺了,有的還是回來漁港,做這個也是很累,能夠做多久啊,那麼重,那個量又那麼大,能夠做到四十歲喔,也是滿累得一件事情耶,四十歲還要做那麼重的工作,搞不好老闆也不要你了,動作也慢了啊,遲鈍了啊!

 


有什麼計畫嗎?

還有什麼計畫?過一天算一天啊,自己也沒有什麼一技之長,能做什麼?也沒有什麼本錢去投資作一些生意啊,就算有啦,我們也沒有那個頭腦,我們也沒有那個資訊那個頭腦,搞不好還要賠了本,就這樣子啊,還是做一天算一天。

當初怎麼開始拿鉤子的?

大概全漁港裡面,如果說你一般工廠的話,你一天時薪八十塊,還是多少,八個小時做完才多少,不到一千塊,來這裡工作一天有時候兩千塊,差一點一千塊,總比那一些工廠的好啊,那時候想說年輕啊,有體力有力量啊,做重一點的工作啊,比較好,趁著年輕多賺一點,如果你去一班工廠做的話,除非你要加班,才有那麼多錢啊,你在這邊做,你看我們八點上班,做到五點六點還是這個時候,做到這個時候就表示工作滿多的啦,像今天我們一個人差不多可以領到四千塊,你看做到差不多四點而以啊,這段時間衝一衝,累,今天就有四千塊了。

像有一些企業家,做的越好,我們台灣工作就多啊,我們就不怕沒有飯吃了,像房貸啊,是不是,一貸就是二十年,我們不趁年輕多賺一些,不多存一點老了怎麼辦,就剩下那個房子也不夠啊,你還要準備一些退休金啊,準備一些錢養老啊,就這樣子,沒什麼,我總覺得我們原住民,不要讓人家覺得我們原住民就是愛喝酒,我覺得我們原住民也是滿優秀的啊,滿有家庭責任的。

你認為原住民對這城市而言是?有沒有什麼貢獻?

很好用的工人,滿好用的工人,他比較不會計較這些啊,重也好啊,難做也好啊,只要老闆叫你做,大概以前我做鋼骨的時候也都是這樣子啊,在做捷運的時候也是啊,像那些外勞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他們只要一天混過去就好了,我們不是,我們競爭啊,我們是算件嘛,台灣人都這樣子啊,有錢就拼命,沒錢就散散的,一天過一天。

第一次拿鉤子時什麼時候?

喔!可憐耶,那時候我們不是作這種魷魚啊,魷魚都好輕啊,十公斤,稍微重一點的二十公斤好了,就像祕魯魷魚這樣子,以前鯊魚那麼大一隻,旗魚那麼大一隻,他們功夫有到的人隨手一丟就上去了,不是我沒有力啊,是不知道怎麼使那個力量,有那個訣竅嘛,真的是一段時間才會丟,第一天喔,看到人家這樣丟,那一天剛好工作也滿多的,一直在進貨一直在進貨,魚行去取啊,我們就一直入庫這樣子,整個外面都是一堆魚在那邊啊,差不多三四台,外面倒了兩台在那裡,外面還有好幾台小車在那邊等卸魚,看到人家這樣丟啊,也不好意思,鉤子就鉤在牆壁上,就空手抱上去,用抱的,整個衣服都是那個,那個渣啊,肉屑啊,它軟了嘛,解凍了,都稍微軟掉了,它都有血水啊什麼的,那一天冷凍衣服就把他丟掉了,那麼髒怎麼帶回去啊,要怎麼洗啊,第二天上來又是這個工作,知道了啊,一件冷凍衣也滿貴的,五百塊,等於當天薪水的四分之一了,漸漸的去適應那個工作,磨出來啊,所以滿累的,做那個工作,賺也沒什麼錢啊,畢竟以前那種工作比較多啦,不像說魷魚就是等時間到啊,那種三不五時就有船進來,那種轉載船進來,都有很多。

因為現在都抓不到那些魚了,漸漸的少了,我們的工作量就沒了嘛,我就轉行跳來這裡,跳班,當時要進來這裡,光是這裡我就二樓三樓找那個潤啊,我們那個班長,找了三次,外面工作做一做,回來我們那個寮仔,就在富盛那邊,經過這裡嘛,我就摩托車停下來,跑上來看他們,班長在哪裡啊?那一位是班長?沒有在這裡,好我等一下再來,下去,又回去我們那個寮仔報到,哪裡又有工作了,過去那邊做一做過來,三次,終於找到人了,就是因為有缺人,聽到風聲說有缺人嘛,問阿麟他哥哥,說有缺人,那天阿麟也特地找我,說有缺人,你快去找我們那個班長,我就來了,好不容易找到他了,碰到他了,你明天八點來這裡,好高興,一個月多少錢多少錢!

以前還在做碼頭的時候,一個月他們十萬塊,像我們有時候做這本船的而已,我們一個月就十五天一期嘛,有時候五萬六萬七萬,一個月就有十萬有了,也是只有那個船進來才有那些錢啦!像現在沒工作沒錢,大家都在借錢,這日子也是很難過啊,有錢跟沒錢的日子也都是一樣啦!

 

這班上有比較欣賞誰嗎?

工作態度我比較欣賞阿麟,感覺他好像不會累一樣,我也不會累啊,說實在啊,可是感覺到他對工作的態度,特別的積極,工作來他很自動自發在做,不像一些就你們台灣人來講好了,有差啦,差好多,我們這個算是,那些都是算新來的嘛,我來這裡做好像幾年,第四年第五年了,他們更菜啊,有兩年而已啊,他們的工作態度我就不太欣賞,不太積極啊,都會皮啊,該輪到你的不要啊,像有時候我們一來就拉鐵板,作好「腳路」嘛,他們不是啊,他們很被動啊,還在那邊講話聊天,倉庫門一打開還沒有人進去,有時候都我們阿麟會衝著進去啊,我剛進來的時候馬上為了要求表現,馬上領一分,跟他們一樣,就每個工作都衝第一,就是自己上去表現啊!

工作如何分配?

今天如果工作多的時候,我們班長來的比較晚嘛,副班長就你們這幾個人過去,你們這幾個人去哪這樣,這樣子分配下去,大概就知道為什麼沒有用數支的,用猜拳的這樣子,如果說工作少的時候我們就會自己分攤嘛,像有時候阿志他們就刻意擠在我們原住民這一條線上啊,跟著我們原住民做,之前有一個說好累喔,像我自己也是感覺到啊,跟著健義阿林他們這樣做好累喔,跟著台灣人輕輕鬆鬆,慢慢來就好,跟著阿麟他們就等一下哪裡還有工作,哪裡還有工作,快一點快一點,不然等一下老闆又打電話過來了,怎麼還沒有好,很積極啊,我們都會自動自發的會去做,如果說我派到他們這一群,就隨著你們的步調啊,反正被罵,大家都被罵,有什麼關係呢,以前我就是這樣子,像阿志他們阿文他們阿寶都喜歡跟健義健榮他們擠在一起,那是比較好玩,工作比較不會那麼累,我不要跟他們擠在一起,這樣老闆就會說你們這些都滿會做的啊,本來半小時的工作,我二十分鐘就打電話給你問好了沒有,如果說我在那邊的話,半個小時的工作,半個小時在打電話,好了沒,哪裡哪裡,就差好多,十分鐘,你要趕這十分鐘的工作就差很多了!

剛進去冷凍庫會覺得冷嗎?

不會耶!畢竟我跑過船啊,見識過了,比這個還要冷,我們那個差不多零下四十度啊,不管你大艙的溫度有沒有到那裡,可是畢竟冰久了,確實滿冷的,裡面不會,你倉庫門一開開久了,溫度就跑掉了,跑掉就差不多負十度以上啊,門一打開暖空氣進去,冷空氣跑出來,就不會了,甚至像阿麟,剛進去裡面站定的時候,都不穿冷凍衣,他們都不穿冷凍衣,我說奇怪,不會怕喔,還年輕啦,不會感覺到筋骨在那邊酸痛啦,當你到我這程度的時候就知道了,說實在就這樣子,以前就是這樣子沒有好好顧自己的身體啊,就像這樣子,很熱啊,會流汗啊,衣服脫了就在裡面做,可是做久了,重的東西做久了,我們身體還是一樣一些毛病會漸漸出來,這裡啊,還有這裡啊,手腕這裡啊,甚至還有人腰受傷就從此以後鉤子就掛在上面了,休息了不做了,沒辦法,畢竟腰椎這裡面傷到了,阿隆之前也是好慘啊,因為我們這個都是彎腰在做的嘛,要搬重的,他也曾經一段時間腰在痛啊,一直在痛,還有阿麟他一個同學,來我們這邊做,差不多半年吧,好像也沒有半年,也是沒辦法,腰受傷了,也是離開這個圈子,現在每天在大太陽底下劃馬路,劃那個黃線。

注意到你們手上的繭很厚……

沒辦法,每天都是這樣子出啊,握著鉤子這樣子磨一定會長那個繭,那個死皮啊,長那個死皮更嚴重一點在跑船的時候,我們都沒有穿手套的嘛,每天在收那個繩子,從這裡可以下到台南這麼長的繩子,甚至一個人收可以從這邊收到,這裡到火車站那裡,因為我們這個是一段一段,一條小繩子就延伸下去,你都要用手動的啊,以前沒有自動的啊,現在都是用自動的啊,以前都是用手在收那個繩子,每天被繩子磨,那繩子又很粗糙,磨到甚至皮很薄,痛啊,就是這樣在痛的,每天啊,碰到海水都會痛。

你苦著臉在那邊做就是累啊,在這裡是大家嘻嘻哈哈,做完了下了班回到家,也滿好的,睡了一天覺,早上起來精神體力又來了,又迎接新的開始,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現在小月沒錢了,大家又都,日子真的差很多,錢多大家花的多,在那邊喝酒什麼,現在小月了大家比較少啊!

當時怎麼決定不跑船的?

那時候我阿嬤還沒走嘛,你阿嬤都已經那麼老了,你還捨得離開她喔?在那一段我跑船離開台灣的時候,那一年畢業,離開台灣,那一年他就走了,我父親也沒有,我進港有打電話回來台灣嘛,我爸也沒有跟我講這一回事啊,我一直以為我阿公還在啊,結果回來台灣之後我爸跟我說我阿公已經走了,走了喔,走了也沒有什麼難過的啦,畢竟他老了,只是說太快了,覺得他太快了,因為離開那一年,他還是很健壯一個人啊,還能夠上山還能夠下海,我父親他們講也是太突然了,生個病三天就走了,就這樣子,所以說好啦,不要跑好了,父母親說不要跑了,其實一直想要完成那個願望啊,像今天就聽到他們講說在下鹽巴,一個漁撈長,三年,韓國的,四千萬,分了四千萬紅利,健義他的同學,也是當漁撈長,買那個透天的房子,獨棟的喔,前面還有草皮的,有花園的,還有車庫的,你看多好啊,跑船真的,只是說現在就只有那種漁船最吃香啦,其他的像我們抓這個秋刀魚,很快,七八個月就進來一次,差不多半年就進來了,當船長生活都很好啊,孩子生活都有錢啊,以前在鄉下想說當船長以後我的孩子也不會缺錢啊,不會像我上學媽媽只給你十塊錢,哇!我還要吃中餐,吃中餐帶便當啊,又不想帶便當啊,好啦!在多給我五塊錢啦,買麵來吃啊,那時候陽春麵一碗,十五塊而已啊,我媽媽就多給我五塊錢,國中耶,七十三年,七十四年,國中生生活費十五塊,零用錢十五塊才剛好一碗陽春麵而已,每天中午都吃陽春麵。

像今天聽到四千萬,如果從那時候走到現在,跑到現在,應該我也有這個能力啊,這個缺那麼少,現在台灣漁船也那麼少了,不像以前漁船那麼多,你要當船長,現在還想,可是不可能了,越來越遠了,現在再重新跑船也來不及了!

聊聊海洋和你的關係

阿美族如果沒有海,可能很難生存喔,說實在,我們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像我們那村莊下去不用一公里,上山也不用一公里就到了,已經差不多在山腰了,除了種田之外你要半年收成,剩餘的怎麼辦呢?我們沒有多的收入啊,因為沒有工作嘛以前,就只有靠海,要不然像阿麟他們獵山豬啊,打獵這樣子啊,如果沒有海的時候就像深山那些原住民,就靠那些山產,我們是環境比較好,又有山又有海,山海都有的吃,海洋真的對我們影響很大啦,對我們原住民,大概我在想說,這海給我們阿美族比較樂觀一點,所以你看我們原住民,阿美族感覺比較合群,好像比較好相處。

聽說你有去早市賣過魚?

就是那幾年抓不到魷魚,抓不到秋刀魚,生活又要付房貸什麼的,每天來,零用錢一天三百塊四百塊,賭輸了或是多喝了幾杯,又花了五六百塊去了,入不敷出這樣子啊,好啦!去兼職好了,剛好樓下那個在賣小卷的找人來幫他,幫他一起用就是了,我就說好啦我來,每天就凌晨三點從林園騎著摩托車,我自己有車但我就是不要開車,為了省油錢啊,從林園三點就起床了,之前三點啦,越來越晚出門了,三點半起來,摩托車騎來漁港這裡,四點開始出貨上車子,然後把貨載到早市那地方擺,在那邊主要就是如果人家要看魚啊,幫他弄一弄幫他拿出來,好,交易成交,裝袋,過磅,他說要送到哪地方的話,就幫他送到那裡。

那段真的,有前幾年吧,開始漸漸的有工作了,那時候快過年吧,祕魯船要進來,有時候我們就做到晚上十一二點,早上三點半又要起來了,我還是這樣撐啊,那時候真的很累啊,最累最累,沒辦法為了生活也答應人家了,你不出來除非你要找人幫他做啊!入魚入到十點十一點,或是十二點,早上零晨三點半又要起來了,有時候睡不到三個小時,尤其快過年的時候,快過年的時候祕魯船都會進來,或是凍船都進來,做到這麼晚,兩點又要來這裡,真的,眼睛一看到光,很自動的就會瞇下來,就是想睡覺啊,連續做了十天這樣,畢竟我也嘗過了,一個禮拜七天我都沒有睡覺我都嘗過了,我不怕,有工作來我反而會忘掉睡眠,會一直做,如果一停頓了,人真的會像氣球一樣,想睡覺了。

再多談一些海的事情?

甚至有時候我就帶我媽媽他們,我弟弟啊,我妹他們啊,會去枋山啊,我自己潛水啊,帶著我的裝備,抓一些有的沒有的,晚餐啊,在當地那邊吃啊!會游就嘗試會流動的水,沒什麼好怕的嘛,海邊以前我們就常常玩,只是說會不會游泳而已,開始嘗試往海裡面,那時候才小學幾年幾,小學一年級就會游泳了,五六歲都會了,以前我們村莊的小孩,我們村莊沒有不會游的啦!

你會怎麼形容大海呢?

這海給我們留下好多回憶啦,如果沒有海喔,說實在,生活很單調啊,像我那時候在當兵,休假,我自己一個人就下水去潛水了,我都不會怕,因為常常就這樣玩,鄉下小孩子天性嘛,把他當作朋友也不是,把他當作是養大我們的也不是,養大我們的父母親啊,要怎麼形容他,像海,感覺上好像很危險啊,可是懂他的人,特別好用的地方,吃的,抓一些東西還可以賣錢,曾經我就是抓過章魚啊,賣給人家,一百塊兩百塊,好大一隻,沒有海,說真的搞不好我也不會游泳。

前前後後來「魚行口」幾年了?

十幾年了,這班是第五年了,我來漁港工作已經十幾年了,八十二年退伍就開始做了,到現在。

可以談談在蓋八五大樓時的工作嗎?

主要就是初步我們鋼,那個樑啊,柱子啊這個啊,我們組接,細部是另外一組的人,另外一個包商在做,我們主要就是做大型的鋼骨,已經蓋到三十樓有了,我最到三十六樓就沒有了,薪水太低了待不下去。

那鋼骨在組接也是滿危險的,柱子那麼大,我們三個人在那邊,吊車一掉上去,你要組接嘛,你要拉啊,那麼重的東西拉的起來嗎?需要吊車配合移到你那裡,開始對準那個楯啊,那個洞啊,鎖螺絲下去,鎖完螺絲之後又有一組人,固定了之後還要校正啊,有沒有直啊歪了還是怎樣,斜了怎樣子,橫樑也是一樣,我們是不斷的搭上去就是了,細部的是校正的也是一組人在那邊,我那時候做組要是組粗部的鋼樑。

大概多高?

多高喔,嚇人啦,那個不會覺得怕啦,因為下面差不多一、二樓高,就有浪板鋪下去了,人家已經鋪下去了,就那個高度而已。

視野不錯,對啊!就像我曾經「坐」那個什麼摩天輪啊,上上去,怎麼都是人造的,我喜歡自然的,綠色的,喜歡海,藍色的這樣,我真的在路地上覺得,很可憐,感覺到這邊都是水泥啊,不像鄉下,還有土。

你有 「作」過摩天輪喔?

不是去「作」啦!是去「坐」那個,去搭啦,去撘乘啦!

沒什麼啊!就被騙的感覺啊,而且好像一張票要多少啊!我跟我老婆一起去坐嘛,我老婆說很恐怖啊,哪裡會,習慣了,曾經也是做過那麼高的東西啊,他八五大樓不是這樣子嗎,做到這個程度還要在上面一點,沒什麼好怕啦,大風大浪,只要是要生活要工作,本身自己安全顧慮到就好,那一次自己摔下來就是自己本身太大意了,要不是手臂夠力喔,單手吊在那邊,那時候我們沒有在繫安全帶,都隨便綁一下,真的差點摔下來,所以就不做了,太危險了,划不來。

 

創作者介紹

冰点 Freezing Point

freez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