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ama\阿全\台東成功\當兵前開始接觸遠洋漁船


2008-3-20-宏榮冷凍廠

訪談:昱瑞       攝影:香松、以博


當初怎麼開始接觸漁業?

最早是在十八歲那時候,十八歲十九歲的時候,那時候也是經過介紹啦,先在這裡跑過船的朋友所介紹才會說去嘗試一下去跑船,一方面也是環境上,家裡的環境吧,然後才決定說要跑這個遠洋船,那後來還,沒做之前這一趟是想了蠻久啦,因為有時候會有點不太捨不得出去啊,因為老人家放在家裡心裡也是很不甘啦,會怕說沒有人會去照顧啦,或是他們生活的一些需要的東西可能沒有人會去配置他們,可能會有點擔心就對了,後來父母親也是說跑一趟出去看看,去嘗試一下外面的生活,才知道說以後你要到外面社會上你才知道說什麼叫苦啊!這也不是說苦啦!因為是老人家給我們一種給自己一個經歷經驗看看啦這樣子,然後這一趟就出去,這一趟出去就走了,就跑了又一趟這樣,一直在繼續做這樣。


所以你
第一次出去是當兵前?

那時候第一次出去是當兵前,當然啦,那時候這個年紀老人家還是不太放心啦,因為怎麼講,社會的經歷都還不夠啊,在一接觸就是要跑船,而且一去就是那麼長的時間,當然是老人家也不願意啊,還是沒辦法啊,還是要出去啊,為了自己家裡的生活著想啊!


那一次出去多久?

第一次出去我是去日本北海道,抓秋刀魚,那時候我還不知道秋刀魚是什麼魚,連看都沒看過啦,也不知道那個地方是熱的還是冷的地方啦,去一個經驗就是,坐出去就到那邊的時候才知道好冷,奇怪,這個地方還會有魚可以抓,好奇,問好多啊,船長啦大副啊這些,那個地方是什麼樣子?有沒有看到陸地啊?旁邊會不會有很多船啊?跟我們一樣的日本船也有嗎?都會去問啊,好奇嘛!差不多到那邊的時候,真的,第一次看到這個秋刀魚的時候還蠻新鮮感的,但時間一久了,好苦啊,這個魚,就是秋刀魚一來算噸數滿大的啦,那時候還沒有想到會是這麼,抓這個魚會是這麼辛苦的一個工作,這一來就是算,一來就是二十幾噸,量好大,這個都是在傍晚的時候開始做起,差不多天色差不多像這樣暗,船的設備都要打開,就像我們開燈,因為這個一開燈這個魚秋刀魚就會出來,我們是用探照燈去找,啊船也要跑,跑好久一定要找到,有一群一群的魚,這個一照到它這個秋刀魚是會跳起來的,看到這個光線,它會跳起來,照到的時候船就要開過去找它,去追它,然後差不多了,這個船就要停下來,然後再把它掃過來這個船邊這樣子,慢慢慢慢給它掃過來,也是用這種探照燈去把它掃過來。


那去一趟大概是多長的時間?

一般來講是三個月,如果快的時候是兩個多月就會回來了,我那一次差不多有三個月了,那時候魚貨量比較多啦,那時候抓比較多,所以才拖那麼久的時間才回來這樣子。


那去阿根廷呢?

阿根廷的話是滿遠的啦,我們這個船從高雄港出去,差不多也要花個三十天到四十天的路程,這個船的水路,也看船的大小啦,如果比較大的船差不多三十五天就會到了,啊比較小一點的話大約四十天這樣子,到那個地方


那主要是抓什麼?

主要就是抓魷魚而已,我第一趟就是抓秋刀魚嘛,第二趟就是這個抓魷魚這樣子,那後來這個魷魚抓好多啦,沒有什麼睡眠啦,一釣起來這個魷魚是用釣的,一個機器去釣的,然後去設那個深度,它的速度,上來的速度跟下去的速度,這個都要調,然後深度也要調,這個是用機器的,然後它一個,這個餌都是假的,假餌,我們這個一門的話差不多有十五鉤到十六鉤啦,十五鉤到十六鉤,然後下去,放下去上來,就會有魷魚去咬就對了,這一上來的話如果是好的話是,那一兩個小時差不多也要上來兩三千箱的魚,兩三千箱是,一千箱算一噸吧!一上來差不多都是這個量,多的話啦,再多的話就五六千箱,那個作業起來當然是辛苦的啦,因為整個甲板都滿滿的都是魷魚,看不到什麼其他的魚類啦,反正都是魷魚,好恐怖啊,看了也會怕,因為實在太多了,因為那個時候如果這些魚再上來的話可能差不多要兩天以上都睡不到幾個小時啊,那個作業那個程度,它那個程序作業的話,最多睡個三個小時吧,一天三個小時,這三個小時很像是沒有感覺啦,只能躺一會就起來,就被叫起來,又要開始作業,那是一起來不是說沒事喔,它那個是一起來就開始做了,要開始排,又要進去冷凍,又要拆凍,又要入倉,這個程序都一次要做來

所以那時候可能心裡很想回家啦,太苦了太累了,因為我不知道我是爲了什麼而來這裡,那時候都胡思亂想啦,我為什麼要跑船,抓的這麼辛苦幹嘛?因為想一想看到這些魚也是說,啊!會賺很多錢,就忍著,忍著這個心裡的牽掛,在家裡的牽掛啊,忍著忍著就好了,就想說啊,賺錢嘛!就這樣啊。在船上的生活的話,是滿苦悶的啦,因為在這一艘船裡面,所看到的也是這幾個,聊一些話的話也沒有什麼好聊的啦,因為反正都聊一些有的沒有的啦,反正就尋自己開心啦,然後跟自己的同事同伴這樣玩啦!


 
※阿傅大副七月拍攝於阿根廷海域



一艘船大概幾個人?

那時候一艘船都差不多二十幾個人,二十三左右吧,包括船長大副也要二十五個吧


你那時候
負責什麼?

我那時候還沒有到幹部的階級啦,那時候還只是一個普通的船員啦,就是反正要做什麼幹部發號口令下去我們就要做啊,該休息我們就休息這樣子,這也是船長來下令的話我們才會去休息或作業或什麼的,然後想一想真的,那時候再跑的時候差一點會想哭啦,因為怎麼樣,實在太苦了太累了,很想回家,因為這個魚每次抓的時候實在太多了,因為都會想到說好想走好想回家喔,反正一直想家裡的人

那時候有打電話啊,一有時間的話就打電話回家問好,那時候打電話回去聽到家裡的聲音,都快哭出來了,眼淚應該會飆出來啦,因為太思念了有沒有,太想念家裡的人眼淚就會流出來,因為那時候還是小子一個嘛!還是會想家啊,雖然已經十八歲十九歲了,還是想家啦,還會想這個爸爸媽媽,會像小孩子一樣,想回去抱他們這樣子,像五六歲那種感覺有沒有,依偎在他們身上才不會那麼累啊,那麼苦啊,想一想差不多啦,船員都有差不多這樣的想法啦


聽阿伊說船上有些幹部很兇狠?

因為有的幹部是比較兇啦,但有的幹部也是滿照顧船員的,有的幹部是說比較急性子啦,換句話講說這個跑船的這種是,幹部都比較急性子啦,因為你今天作業的時候,這個魚一上來,絕對是趕快用好,趕快作好,不要拖拖拉拉的,免的魚會不新鮮,這上來絕對是要趕快用好,如果你慢吞吞的,或是你不夠積極,他還是會罵,你罵了又不聽,當然會用一種暴力的方式,可能是這樣子啦,多少啦,因為那個心情都不一樣,因為你在路地上跟在海中的生活不一樣,完全都不一樣,你沒地方跑,你沒地方依靠,純粹就要聽,最好是聽話一點是比較好啦,頂嘴太多可能會造成你本身會被攻擊,或整天被罵,就像把你釘死啦,這樣子!

(調整燈光位置,點煙抽一下)

在阿根廷是,如果沒有抓到什麼魚的話,那個娛樂就不一樣啦,我們就結伴在船艙,船上的餐廳啦,拿酒出來啊,吉他拿出來啊,唱歌,聊天,聊好多,說笑話啦,唱唱歌喝喝酒這樣子,如果說不唱歌也好,我們會在外面自己釣魚,釣別的魚啦,因為魷魚不要再釣了,釣深海的魚啦,去釣這種深海的魚比較新鮮感啦!有時候會釣到這麼大的魚,像石斑很容易釣的上來,那種魚都滿不錯吃的啦,如果賣到這種地方可能是比較貴啦,因為那種魚在我們這熱帶地方都沒有,少見啦,只有那地方才有,打牌的打牌啊,我們都會娛樂自己,讓自己開心,不要把作業的事情每天都放在腦子裡面,盡量把它撇開就對了,就喝酒啦,唱歌啦,跳舞也好,音樂放了就在裡面跳,都在船上都在那邊跳,自己找出來的樂趣啦,沒辦法!找不到女人可以用嘛!一些企鵝啊之類的,釣起來玩這樣子,有些企鵝會游出來有沒有,牠們會去覓食嘛,也是會被我們鉤到啊,為什麼企鵝在這麼冰的地方都不會死,我們有快速凍結嘛,急速冷凍的地方,凍結室,我們把它丟進去裡面,我們給它一個禮拜在裡面,一個禮拜以後我們就打開,它還是活跳跳在裡面玩,你看多厲害,為什麼企鵝這麼強,它那個毛好密啊,如果我們人的身體像那麼密的話就好了!


你有摸過企鵝喔?

有!摸過還被咬過,那很兇啊,真的企鵝很兇,因為它沒看過人類嘛,當然人類一靠近它,一碰它,它一定會咬你,要攻擊它,它當然要防,那就咬下去啦,咬下去像一個刀疤一樣,割下去真的很深,它的嘴滿利的!

 
※船上誤撈到的企鵝


當時你覺得可愛嗎?

可愛啊!但是它那麼兇,我們覺得不可愛就把它丟下去啊,不玩了!像那種什麼鳥啊?信天翁啊,都很大嘛,還有更大的,比信天翁還要大的,我們也是用釣的,拿餌啊,用鉤子啊,我們丟下去它就馬上過來去咬,咬就拉上來,一拉的時候它會飛嘛,就像風箏一樣,我們就這樣拉著,讓它飛啊,好好玩,就把它當作風箏,反正我們就沒有東西可以玩嘛,就把它當作風箏來玩,因為實在是沒有什麼可以玩的,反正想東想西就是想要把它玩起來就對了,越飛越高越飛越高,然後就把它剪斷,不然就不要了,就把它拉回來,拉到甲板,把鉤子拔掉在放它走,我們玩也玩夠了,不要玩到像蹂虐它一樣,這樣也不好,大西洋那個地方,大部分是信天翁最多啦,這種鳥類最多。

那邊天氣很冷,而且還會下雪,冷到都會下雪,我們在那邊,作業的話都是穿很厚的衣服啦,再冷一點的話,我們連那個褲子都要穿冷凍的褲子,那麼厚的,穿兩三件,裡面穿兩件三件,整個都包起來,剩下眼睛出來,冷到這樣,然後下雪的時候更冷,都是零下的,差不多零下三十度四十度的,那種冷真的受不了,沒有人趕出去甲板站,都要找個地方躲起來,不要讓寒風吹著你的身體,光你這個臉如果你包著它還是會刺下去,這個臉最容易啦,就像被凍傷,如果你不戴的話這個臉會黑黑的,會被凍傷,黑黑的,然後久一點的話,你這個給它曬,都會剝皮,這個臉都會脫皮這樣子,位置就在阿根廷這個海域,就在這個地方,也是滿南邊的地方。(待續)

 

創作者介紹

冰点 Freezing Point

freez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